Sunshine

暖阳。
不混圈,偶尔写自己喜欢的角色。

我喜欢祖玛,超喜欢的那种!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上了这个超冷漠的女人?总之真的是很喜欢呢!

“祖玛!我喜欢你哦!”
“走开!”
“诶....你别走.....”
看着那女人转身而去的背影,雷德无奈的摊了摊手,随后便又一脸兴奋的追了过去,继续在祖玛的耳边诉说着自己的喜欢。这份感情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但至少目前他希望她能在他身边。
“祖玛!你觉得我们像不像言情小说里的男女主角?”
“不像”
“小说里主角最后都会幸福的在一起哦!”
“不会!”
“看来我们也是呢!”
“烦!”
“按小说情节来说,你喜欢我的几率很大!”
“......”
“默认了吗?”
“......”
“那我是不是可以按照剧情来亲吻女主角了!”
看着向自己逐渐靠近的雷德,心跳竟开始加速,自己能感受到自己脸颊的温度,很热.....但在即将亲上的那刻,自己还是匆忙的后退一步闪开了。
“不....不可以!”
“emmm...还差一点”
“......”
“诶!怎么又走啦!”
         ———— ————
那如巨型犬一般围绕在自己周围讨好自己的男人真的可以让自己心动?好想摸摸他的头,会很软吧?
“祖....祖玛?你是在抚摸我吗?”
“....嗯?”
回过神来的祖玛匆忙把手从雷德的头顶拿开,没想到自己刚才想着竟然真的这样做了!不过那感觉......挺好的....吧?
“祖玛你摸我?”
“啊!对不起!”
“哇塞!你真的在摸我诶!”
“.......”
“哈哈!祖玛摸我了!!!祖玛摸我了!!!”
“......”
那个男人疯了?怎么感觉像巨型犬得到了主人的爱抚一般?他是真的喜欢自己吗?
或许这样在一起也很好吧!
        ———— ————
当流星自愿脱离宇宙,选择划过天空带来那一瞬的美和光亮时,那么在这个世界将会多出一对彼此真心相爱的恋人。那是流星在祝福他们,看到流星的恋人将会携手一生.....
“祖玛!快看是流星雨诶!”
“嗯!”
很美........

鼠×猫
秋风萧瑟,落日的余晖逐渐拉开了街上行人的身影,树上火红的枫叶也有些微微发黄开始稀稀落落的向下坠落落,它们在宣告着冬天的临近。道路上时不时的会刮起一阵微风,使正在向家赶去的白玉堂紧了紧身上的风衣,像似想起了家中的人儿,不由得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我回来了!”
“准备吃饭!”
“又是鱼吗?”
“嗯!”
“天天都吃鱼!”
“不愿吃?”
“天天都吃 难免会腻!”
“你想吃什么?”
“吃.....肉!”
“有鱼肉”
“我要啃骨头!”
“有鱼骨”
“那我要喝肉汤!”
“有鱼汤”
“我吃素总行了吧!”
“可以!素鱼肉”
“那你呢?”
“鱼....嗯?”
“你也是鱼?”
“自然不是”
“那我吃你好了”
“可是......鱼还没....”
展昭未说完的话被白玉堂堵在了嘴里,猫儿的嘴里还残留有鱼汤的香味,这个味道使覆在他身上的人加深了这个吻,仿佛要汲取那香气中仅存的那一丝营养,直到香气逐渐消散那个人才慢慢地放开了他。
“傻猫,你嘴里的鱼汤可和这桌上的不一样啊!”
“有....有什么不一样?”
“你似乎更美味一些!”
鱼肉浓郁的香气在两人之间逐渐弥漫开来,但是对于现在的两个人来说谁都没有心情在去理会那桌鱼肉盛宴,他们更在乎的是彼此身上所互相吸引的气息。
天空渐渐被黑夜覆盖,桌上的饭菜也早已泛凉,留下的只有那即将消散的香气。床上的两人也慢慢平息下来,彼此依偎在对方身旁.....
番外
白玉堂一只手搂着靠在他胸膛迷迷糊糊的展昭,另一只手则替他拨开挡在他眼前那抹柔顺的蓝发,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他把怀里的小猫微微弄醒了一些。
“展昭?”
“....嗯?”
“刚才在饭桌边我亲你时,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没说完?”
“嗯?什么话?”
“没有吗?我想错了?”
“嗯!话?对了!”
“什么?”
“我的鱼!”
“鱼?”
“那一桌鱼岂不是要浪费了!”
看着急急忙忙穿衣服下床的展昭,白玉堂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看来他的猫儿还有不少体力呢......
                        
                           End.

【佩帕】圣诞节。


是圣诞贺文((꜆꜄•௰•)꜆꜄꜆ 
圣诞节快乐啦。

      纷纷散散的雪花飘落至马路上,逐渐堆积出厚厚的积雪。但在这一天没有人埋怨道路上的积雪阻碍了自己的步伐,冬日的天气是使自己变得寒冷......每个人都在乐此不彼的忙碌着。他们需要装饰自己的房子,制作丰盛的晚宴,和自己最爱的人互送礼物,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节日的喜悦。对于这厚厚的积雪,他们只会享受着下雪的浪漫和脚踩在地上的‘嘎吱’声,而那寒冷的天气也只会让他们觉得更容易感受到温暖。
        看着街道上的每个人因为节日、亲人、爱人、礼物而展现出的笑容,帕洛斯只会觉得孤独好像又离自己近了一分。自己很讨厌这种孤立无援的感觉,可是仿佛每个节日都在向他提出警告,自己...不可能拥有他们脸上的笑容,也不会摆脱掉这种讨厌的感觉。
       无意间看到了商店橱窗上自己的样子,显得是那么可笑。柔顺的白发因为自己的慵懒而随意披散在自己肩头,平常那双魅惑人心的花瞳在这一刻竟有些黯淡无神甚至慢慢的蒙上了一层水雾,因为伪装而时常翘起的嘴角如今却难以再扯出微笑。这...还是自己吗?
     洁白的雪花不断坠落在他的肩头,微微打湿了他那柔顺的白发,橱窗上路过了一个又一个挂着幸福笑容的面孔。天空不知什么时候从明媚的白天变为缀着晚霞的黄昏,落日的光辉打在帕洛斯的脸庞上,映出了他挂在苍白脸上的几道泪痕。像是自嘲般,他对橱窗上的自己艰难的扯出一丝笑容,抬手胡乱抹去那早已不存在的眼泪。转身漫无目的向马路的另一边走去,街道上只留下了一连串的脚印以及被太阳余晖拉长的背影......
      他走了,没有回头,也没有看见他转身时橱窗倒映出来的那抹金色的身影和那刺眼的鲜红。
      帕洛斯,你从来都不曾是一个人......

【现欧】随笔

小随笔x上课不听课的成果(停一停
写的时候感觉…想在偷看高现的日记一样2333

现欧
孤岛的蓝鲸遇上了爱笑的他,他伴随着歌声而来,他带来了属于蓝鲸的阳光。他的笑容仿佛能照亮所有海域,给予动力供蓝鲸前行。这一刻,蓝鲸不再属于孤岛。
我暗恋着一个人
遇见欧阳的那一天,我觉得自己今后的生活拥有了意义,不再是浑浑噩噩的一个人混日子。欧阳的笑容很干净很阳光,他很懒散但却足矣照亮自己日后的生活。
转眼间认识欧阳两年了,这两年欧阳还是一如既往无忧无虑的生活,他好似没有烦恼一般做着自己的事情。自己越来越喜欢和欧阳在一起的日子,这种生活很美好,这些点点滴滴将会一直篆刻在自己的回忆里。
金色的阳光泼洒在蔚蓝的海面上,海水变得不再寒冷刺骨.....蓝鲸还在继续前行,只要有有他的陪伴蓝鲸便会乐此不彼的为他贡献一切。歌声依旧在温柔的轻吟着,不断驱散着蓝鲸周围的冰冷。心不在孤独.....
“老高!”
“嗯?”
“你出门的时候帮我带份饭!”
“好!”
“么么哒!”
‘我希望能一直这样下去’

₍₍ (̨̡ ‾᷄ᗣ‾᷅ )̧̢ ₎₎文字版发的时候竟然被屏蔽了。

我这么纯洁的人连个车都没开为什么被屏蔽!!!!!x

是现欧小甜饼_(:3」∠)_

虽说是中秋,开封府里却依旧的繁忙。这个节日对于展昭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意义,自己本就孤身一人何来团圆一说?
一天下来,府里的大小事务都由自己承包了下来以至于中秋之夜自己沾床就睡。
      “何必这么累?”
      “早就说过了,你肩上的担子,五爷与你一同扛着便是!”
微风拂过,一缕白色的青丝与那抹蓝色的秀发相知交错
        “傻猫,以后的每一年我都陪你!”

鬼狐X莱娜
  当前场景:
            鬼狐天冲吸收了百人元力之后.......
      “现在到你了!”
      “为什么?!”
      “当初对你们的收留就是为了我以后都崛起而已!”
      “你辜负了大家对你的信任!”
      “没有呢!当初自愿选择贡献自己的能量给我并且对我无条件信任的人是你们!而我也遵守了我的承诺,带你们通过预选赛,只不过通过的是你们的能量罢了!与其等着被回收,倒不如把能量借给我不好吗?”
      “原来是这样吗?和以前一样不好吗?”
      “莱娜你太天真了!你忘了自己最初来参加这个大赛的目的吗?!”
      自己的目的?活下去吗?可是早在很久以前自己的目的在鬼狐大人救下自己时就改变了不是吗?
      “我的目的....只有你啊!”
      “那就为了我,贡献出你的元力吧!”
      “等....等一下!”
      “嗯?还要再做无谓的挣扎吗?”
      “你来参加凹凸大赛的目的...又是什么?”
      “这个问题吗?你又有什么资格知道!”
      “求你.....求你告诉我!”
      “.....我的目的从来就是排行榜第一啊!”
      “第一吗?为了那个愿望吗?”
      “你...已经不必要知道那么多了!”
     感受着自己体内元力的流失,莱娜满足的闭上了双眼,最起码在某种意义上自己还是一直陪在他的身边对吧?
      “鬼狐大人....再见!”
........
      “再.....见!”

【鼠猫】现pa 小偷鼠×警察猫


    “呵!你又抓到我了!”
    “不要在继续了!”
    “为什么不呢?我本就习惯偷盗,再说这样可以经常见到你不是吗?”
    “不知悔改!”
语罢,展昭便松开了原本扣住白玉堂的手,转身离去。
这是自己第87次抓到那个人,每一次的劝说都无尽于是,可即使这样自己也不曾忍心将他送进监狱。可能自己还是不愿承认他早已改变的事实罢了。
......
    “展小猫,你可真会给五爷找事做啊!捕盗捉贼不说,现在还要参军护国!”
    “怎么?白五爷可是怕了?”
    “笑话!你白爷爷我天不怕地不怕。再说,我早就跟你说过,展昭肩上的担子,白玉堂会一同扛了!”
    “你......什么时候说的!?”
    “傻猫....”
突如其来的雨水迫使展昭停止了回忆。呵!或许那个人早就忘了吧?只是自己的自欺欺人罢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退伍从警,而他是‘重操旧业’吗?
雨水划过脸庞,自己也迷失在这雨夜中.....
      “这雨水...有点咸呢!你终究还是忘了啊?!”
      “谁说我忘了!”
身后熟悉的声音逐渐传到自己的耳旁,渐渐的回头看着同样站在雨里的他,心...很乱。
     “我!白五爷从来就是说到做到,就算天塌下来我也与你一同扛了便是!”
     “可是你还是食言了不是吗?”
     “我食言?难道你就真的不曾想一下这些年S市的变化?”
     “能有什么变化,不过是多了一个作恶多端的盗贼罢了!”
     “是啊!多了一个盗贼,你就没发现S市就我一个作恶多端的盗贼吗?”
     “你的意思是你把那些贼寇......”
     “呵!傻猫.....”
雨还在下,只不过没有了冷意而多了些许的温暖,他的怀抱很暖,他的吻很炙热.....
这一次自己真的抓住了他.....